很多女性做试管婴儿,就像得了“隐疾”,不能对外公布说自己是试管助孕,去医院也怕碰到熟人问自己来医院干嘛,就连当工作与做试管不能同时兼顾的时候,宁愿随便选一种方式离职,也不能向上司坦露真实的离职原因,仿佛做试管婴儿很丢人,怕遭到外界说:看,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。慢慢的,做试管婴儿就成了一件不能说的秘密。

       其实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困在一个闭环里,人为地设立一个高高的栅栏。我们害怕别人知道自己“怀孕”还要人帮忙,害怕将要去做的事情以失败收场,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美好的外表下,其实装着一颗遭受苦难的心。其实没有人会关注自己,也没有人会在意你是做了试管还是没做,所有的“声音”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,我们给自己画定了暗沉的基调,然后通过头脑中的想象一层层上调子,最后画面荒芜悲凉,好像真的存在,而这些其实完全是自己错误的心性投影,根本就是被自我恐惧催眠了。


试管婴儿
 
       我们总是埋怨周遭的人,这个社会不够宽容,可是仔细想想,我们对自己是否宽容呢?我们为什么不能理性看待自己做试管的事实呢?这就像人生病了去医院调理一样啊,不是很正常嘛,所以,没必要在谈试管婴儿的时候,对这个词太过敏感,把他当最正常的一件事看待,就啥事都没有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长大后能笑着说小时候的一些囧事的原因了。